「冬至:斯時陰氣始至明,陽氣之至,日行南至,北半球晝最短,夜最長也。」

 交出軟弱病苦的自己,才是大自在

      在一場「經營親密關係」的講座活動中,我設計了幾個題目。給在座的人自我檢測。「如果你中了十億,會把這個消息告訴幾個人?」我其實常常聽見有人說:「如果中了十億,我會消失」消失到哪裡去呢?消失的意思,是不是表示要到另一個地方展開新生活,並且斷絕一切舊關係,那是不是就表示舊日生活中,竟無一可愛之人,沒有一件可戀之事?如果真是這樣,人生不是太可悲了?這麼可悲的人生,會因為得到十億而變得截然不同嗎?

        假若絕大多數的我們,都沒有中獎的好運氣,是不是也就沒有改善人生的可能了?

       講座會中有一、兩個人是不會把中獎的是告訴任何人的。這使我想到第一次樂透開出大獎時,得獎者是個男性,據說他也打算保守秘密,不讓妻子和家人知道這個消息。沒有人可以分享的喜悅,是不是太寂寞了些?還好,大多數人會告訴三到十個人,自己得到鉅額獎金的事,而這些人主要是家庭成員,可見我們覺得最可信靠的還是自己的家人。

      「如果你得了絕症,會有哪些人在身邊照顧你?」我又丟了這樣的問題,多數人都能找到三個人以上,是那種不避穢污,不離不棄直到最後一刻的。我也注意到,有人竟是連一個人也沒有的。當生命終結的時刻,身邊竟然沒有一個人,是怎樣的孤獨啊,簡直比絕症還可怕。當然,還有一些題目,像是「當你失眠並且覺得很孤獨的半夜,可以毫不顧忌的打電話的人,有幾個呢」;「當你失戀或失業的時候,有幾個可以分擔憂傷的人?」

        其實,這些問題只是想讓大家思索,在這個世界上,有多少人可以與你同享富貴?又有多少人可以為你分擔痛苦?

      小學時候,我唸過一首詩,一直都很喜歡:「君乘車,我戴笠,他日相逢下車揖。君擔簦,我跨馬,他日相逢為君下。」這是一首古代歌謠,不知道作者是何許人也,小時候背頌著也只是一知半解。在成長之中,卻不斷以遭遇和經歷,更深刻的體會著歌謠中的涵義。

      人生都有得意與失意的時刻;人生也都有軟弱與堅強的際遇,當我們運勢正好,比較能夠親切對待困頓的朋友,然而,當我們運勢低落,卻不能坦然面對鴻運當頭的朋友,因為自慚形穢的緣故。

      我們只能讓人見到最完美的形象,或是最堅強的一面,卻不願意顯露軟弱與病苦,擔心別人會因此嫌棄或看輕自己。然而,真正可貴的情誼,是不會因為貧賤或富貴而改變的,也不會因為落魄或得意而消減,是可以安心的全然交託自己,接受對方。

      講座結束後,一個年紀與我相仿的男人等著和我說話,他說這個檢測做下來嚇到了他自己:「我發現如果中大獎,我願意告訴好幾個人,也願意和他們分享。可是,接下來這些壞事發生的時候,我竟然找不到一個人分擔……我是怎麼了?」

      這其實是表示他不信任自己,也就是不信任身邊的人,他以為這些人只能接受他的給予,卻不願意為他付出。我告訴他,還來得及,把自己交出去,把自己的軟弱困惑交出去給別人,學著讓別人分擔,讓別人照顧。「你是一個好人,但是,不要做一個孤獨的好人。」我對他說。

      生命其實是一個病場,沒有人願意孤孤單單身在其中,不要讓自己孤獨的住進絕症病房。能夠把自己全然交託,便沒有恐懼;能放心交出軟弱病苦的自己,才是大自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摘自張曼娟《人間好時節》

      人生總有起伏,一時失意就像冬至夜長一般,當下真的會想:「苦難的日子何時才得以結束?」相較之下,得意時就像冬至日短一樣,有如天外飛來一筆,一旦過了人生道路上的瓶頸,迎來的是堅毅努力下栽種的甜美果實。即便有人曾開玩笑的說:「渡過瓶頸,還有瓶塞等著你」但何不將之視為一種歷練?

      冬至,本該是吃湯圓的日子,藉著張曼娟以詩詞話說人生的方式,以不同的角度,看待「冬至」這個時節。

 

 

 

參考書目:《人間好時節》,張曼娟,(台北,麥田出版,2005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希文愛心購物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